業界資訊
北京垃圾分類兩月:成效如何?難點何在?如何突破?
2020-08-21

      北京垃圾分類實施已有兩個月,從投放新的分類垃圾桶、張貼告示到居民教育和撤桶并點,各個社區都各出奇招,務求讓大家都積極參與垃圾分類。北京官方在6月初公布了首月成績單:5月全北京廚余垃圾分出量整體翻倍,其他垃圾處理量同比減少14%,居民的知曉率、參與率在這份成績單中并未呈現。

 

      這一定程度上與某物業從業人員反映的情況相吻合:垃圾分類目前推進的困難主要集中在面對撤桶并點,居民缺少適應期,引來不少群體投訴;居民參與率比較低,為了保證分類效果,二次分揀的壓力非常大。

      在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下文簡稱《條例》)修訂之初有關部門就明確北京的垃圾分類不會強制撤桶并點、定時定點收垃圾。撤桶并點既然并不是管理部門的初衷,那為何會在北京愈演愈烈?再這樣下去,北京垃圾分類將何去何從?

無法“人盯桶”,只能“少設桶”?

      2019年的統計數據顯示,北京市常住人口達2153.6萬人,北京市共有街道(鄉鎮)333個,社區和村加在一起共7122個。如今全市共有2萬多名垃圾分類指導員,這么算下來,平均每千名常住人口才能配上1名垃圾分類指導員,似乎遠遠無法滿足全市需求?!稐l例》明確了垃圾分類責任人在責任范圍內開展生活垃圾分類知識宣傳,應指定專人負責指導、監督單位和個人進行生活垃圾分類。巨大的人力缺口顯而易見。

隨著《條例》通過修訂到現在正式實行兩個月,一方面疫情影響了社區動員居民參與垃圾分類,另一方面社區垃圾分類責任人在指定專人負責指導居民分類的事情上也不能做到全覆蓋,但不分類不收運的倒逼機制已經運作起來。為了保證廚余分出率達標,“撤桶并點”成了保證廚余垃圾分出率的唯一出路,但居民對此并不以為然。

 

      某小區的垃圾分類責任人解釋說:“在撤桶并點之前,垃圾分揀工作都安排在晚上進行?,F在雖然垃圾桶少了,反而容易滿,一天幾次派人反復分揀不說,除了保證垃圾桶不滿溢,還得保證居民沒有往樓道里亂扔,我們也很難??!”

6月初,北京市城管委對居民反映小區垃圾桶變少做出正式回應,明確高層住宅樓道內設置的垃圾桶,從提高公共衛生水平、防控疫情傳播的角度,要實現撤桶下樓。北京市的社區陸續按照要求減少垃圾桶數量,合并垃圾桶站,但“撤桶并點”似乎并沒有倒逼居民養成定時定點投放垃圾的好習慣,尤其是在高層小區,垃圾桶撤了又反復被拉回去的情形時有發生。

“少設桶”的關鍵是“去匿名化”

      無法做到“人盯桶”,是否只能“少設桶”?在零廢棄聯盟政策顧問毛達博士看來,凡是能夠實現源頭有效的分類投放,而且居民參與度比較高的,一定是投放的“去匿名化”?,F在居民投放垃圾都屬于匿名投放,誰投了什么東西,別人不知道,管理者不知道。凡是匿名投放的,就是不可控的。解決投放“去匿名化”,才能落實垃圾分類。

      去匿名化的做法有很多,比如挨家挨戶收集,在定點投放處掃二維碼,落實登記實名制等。上?;蛘咂渌囊恍┏鞘卸〞r定點收集,也是一種去匿名化。定時定點收取垃圾,促成居民養成分類投放的習慣,這其中配備垃圾分類指導員,實現“人盯人”是關鍵。而如今北京大部分社區只管“少設桶”,卻做不到配備指導員“人盯人”,難以實現“去匿名化”。

      北京版的垃圾分類該如何繼續推行,才能讓居民養成分類投放的習慣,實現去匿名化呢?從綠色創新發展中心開展的無廢社區項目的實施經驗中可能能找到答案。

      綠色創新發展中心自2019年7月開始在北京市內探索“無廢社區”的建設路徑,垃圾分類是居民參與無廢社區建設的重要端口。在新版《條例》發布前后,綠色創新發展中心在北京市懷柔區琉璃廟鎮八寶堂村開展了“無廢八寶堂”項目,實現了全村參與分類,正確率達90%以上的成效。

      隨后,綠色創新發展中心在北京市朝陽區、豐臺區、懷柔區、通州區的多個社區進行持續跟蹤和調研。根據項目實踐經驗和社區調研的信息總結發現,促進居民之間建立互動關系,讓居民和垃圾分類指導員之間建立互信關系,結合精細化的信息管理和持續引導,是目前兼顧經濟成本和人力成本,實現社區垃圾分類去匿名化可供參考的有效路徑。

 

      促進居民之間就垃圾分類建立互動關系的做法有很多種,找到合適的介入點很重要。而且目前北京市處于常態化的防疫狀態,引導居民互動要綜合考慮多方因素,線上互動是現在可行性比較高的方式。具體的做法包括線上居民議事會、線上有獎問答和建立環保主題社群等。一開始參與規模不一定要大,持續才是關鍵,而引導居民持續參與的往往是具有激勵性質的經驗、信息分享機制。這里說的激勵不一定是物質上的激勵,還可以是榮譽上的、更多參與空間上的激勵。社區本來已有的志愿者隊伍可以充當很好的催化劑,觸發更廣泛的居民互動。

      讓居民和垃圾分類指導員之間建立互信關系,充分、便捷的信息披露很重要。就垃圾分類情況、垃圾清運情況和垃圾指導工作情況等信息的充分披露,可以建立居民對垃圾分類工作的信心,對垃圾分類指導員工作采取支持的態度。目前很多社區都安排了垃圾分類指導員進行指導,但實際運作情況的披露做得不夠“便民”,不方便居民及時了解相關信息。居民在不掌握信息得情況下,就會靠過往的體驗、經驗去“猜”,和垃圾分類機制之間形成不良的互動。

精細化的信息管理是指垃圾分類指導需結合人、戶、垃圾分類信息登記,實現點對點指導到位,真正去匿名化。

社區環保教育宜常態化開展

      “撤桶并點”引起居民的不適,歸根究底是居民日常對于環保議題和行動的參與空間太少。引導居民有序參與社區環保,在這方面社會組織的專業性可以彌補社區管理機制和人手的不足。

      根據清華大學社區自組織培育方面專家羅家德教授的經驗分享,培育自組織的過程包括:1.社會網的連結(關系型態、結構與動員過程);2.小團體產生,內部連結多于外部;3.團體認同產生;4.團體目標產生,集體行動的需要;5.團體規則產生 (禮治秩序為主);6.集體監督的機制。每一個步驟都有關鍵性的目標和復雜的引導過程,需要有穩定的服務關系。

      但根據綠色創新發展中心對社區居民環保教育的調研顯示,社區開展的環保教育活動多以一次性的活動為主,參與活動的居民數量有限,無法培育社區內生的環保力量。以北京市昌平區2019年政府購買社會組織服務的情況為例,總共立項50個,只有1個項目與社區環保相關,政府在利用財政資金為居民引入各類專業服務時也需要及時更新需求清單,專業社會組織介入社區環保教育的空間有待擴展。

      開展社區環保力量培育工作時間長、需要專業力量介入的特點,和政府部門目前“短、平、快”地引入社會組織的方式之間形成明顯的對比。政府部門應該在短期目標和長期成效之間做好平衡,拓寬專業社會組織助力社區環保力量發展的空間,讓居民可以在社區即可常態化接觸多元化的環保議題,促進社區層面的環保力量萌芽、發展。

 

 

特级婬片国产高清视频_特级毛片全部免费播放_特级毛片A级毛片免费观看首页